纳斯达克「神奇」的汽车公司:0 营收,上市 3 天市值超福特互联网

2020-06-13

“钢铁侠”马斯克的特斯拉股价屡创新高,赫兹租车的母公司赫兹环球控股在申请破产保护前股价也是遥遥领先。然而,在汽车行业,最能代表股市繁荣的既不是特斯拉,也不是赫兹环球,而是上周刚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电动氢燃料电池卡车制造商——Nikola Corp。

上市第三天,Nikola 公司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欧洲投资者广泛看好,市场对该公司皮卡车的兴趣高涨,市场上可以选择的优质股有限,种种因素下,Nikola 的股价悍然翻了一倍以上,市值高达 264 亿美元。公司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特雷弗 · 米尔顿(Trevor Milton)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净资产至少也增加了一倍。福布斯杂志估计,周一收盘时,米尔顿的身家达到 81 亿美元。

▲ Nikola 公司 CEO 特雷弗 · 米尔顿

周日晚些时候,Nikola 称,将从本月开始开放氢燃料和电动混合皮卡 “Badger”的订购。米尔顿认为,产品预订带来的额外收入预期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股价的上涨。市场上可选的优质股数量不多 “可能也是一个原因,但我认为更可能的原因是我们刚刚宣布,将于 6 月 29 日开始,接受 Nikola Badger 的预订,”米尔顿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

▲ Nikola Badger

零收入,市值超福特汽车

总部位于凤凰城的 Nikola 公司的上市独辟蹊径。6 月 4 日,Nikola 公司反向收购上市公司 VectoIQ,通过借壳方式,迅速挂牌纳斯达克。公司预测,2020 年的营收为零,并且实现第一个 10 亿美元年营收里程碑至少要到 2023 年或以后

相比之下,具有 117 年历史的老牌汽车制造商福特汽车,预期今年的营收约为 1150 亿美元。但是,周一股价刚翻了一番的 Nikola,盘后再涨 30% 至 95 美元每股。哪怕营收为零、第一个 10 亿美元营收大关还在路上,这一切依然挡不住 Nikola 公司的市值一跃超过福特汽车。

有趣的是,Nikola 创始人特雷弗 · 米尔顿似乎是同行业大佬埃隆 · 马斯克的迷弟。“特斯拉”一名取自塞尔维亚籍美国发明家尼古拉 · 特斯拉(Nikola Tesla),显而易见,米尔顿挑了剩下的 Nikola,从名字上看倒是与特斯拉并驾齐驱。

▲ 被马斯克和米尔顿敬仰的发明家尼古拉 · 特斯拉

特斯拉至今尚未实现年度盈利,尽管股价近来表现强劲,但公司的市值一直未能服众。而在 Nikola 公司的股价一路高歌之际,投资者对它却赞不绝口。

“Nikola 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稳定的增长。”米尔顿在邮件中说道。

从五年前成立到去年年底,Nikola 一共亏损约 1.885 亿美元。去年年底,公司剩余现金 8600 万美元。上市前,Nikola 已经获得 5 亿多美元私募融资,其中包括卡车制造商 CNH Industrial NV 提供的 1.5 亿美元非现金投资。去年,CNH 又向 Nikola 以现金方式注资 1 亿美元,并与之合作,包括在欧洲成立分别持有一半股权的合资公司,计划于明年上半年在德国开始生产电动卡车。

主打氢燃料卡车市场

“我们的整个商业模式以半挂式卡车为基础,”米尔顿在采访中表示。

Nikola 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会的文件显示,去年 4 月正式发布的 Class 8 级别氢燃料半挂式卡车 Nicola One 是目前公司的主打产品。Nicola One 的订单金额已经超过了 100 亿美元,其中仅美国啤酒业巨头安海斯 - 布希 (Anherser Busch)就预定了 800 辆。如此强势的发展态势,难怪资本市场为之疯狂。

Nikola 预计,随着产能的提升,到 2024 年,其销售量可达到 32 亿美元。

氢燃料重型卡车,尤其是长途氢燃料重卡,一直是市场热点,因为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比电池系统更轻便,同时可以像柴油车和汽油车一样快速补充燃料。除了商用车制造商 CNH(依维柯)、博世(Bosch)和美驰(Meitor)之外,Nikola 也希望与韩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 Hanwha 以及挪威的 Nel 合作制造卡车。

Nikola 还计划于 2021 年开始交付面向全球市场的氢燃料重卡 Nikola Tre,若进展顺利,到 2023 年他们还将陆续推出两款新的氢燃料车型。

▲ Nikola Tre

虽然即将开放预订的 Nikola Badger 带动了周一股价的上升,而且米尔顿对 Badger 的市场需求非常有信心,但根据 IPO 文件,Badger 最终能否交付生产,主要取决于公司是否能找到合适的制造商。

对此,公司发言人表示,Nikola 将很快宣布合作制造商,但未透露更多细节。

未来要建造更多加氢站

为了吸引企业客户放弃柴油重卡,Nikola 将在行业首推 “全包”租赁,其中包括车辆、服务、维护和燃料成本,使得长期的全生命周期成本与柴油车型持平甚至低于柴油车型。这意味着客户仅需要为使用付费,而不是买下整个重卡,大大降低了企业对新能源车前景的疑虑。

另外,Nikola 计划在凤凰城以南建造一个 100 万平方英尺的工厂,以在 2021 年开始生产卡车。Nikola 预期,2027 年该工厂可以达到 3 万辆氢燃料电动混合汽车的产能。

当然,和电动汽车依赖于充电桩类似,加氢站对于氢燃料重卡的普及也十分关键。

Nikola 已经与 Nel 达成协议,订购价值 3000 万美元的水电解制氢设备,准备先建造五个大型加氢站。这些加氢站的日制氢产能为 8 吨,可以维持约 250 辆氢燃料重卡的补给需求。Nikola 还计划先在加州建设第一批加氢站。然后,按照米尔顿的规划,到 2028 年,Nikola 将拥有一个覆盖全美、包括 700 多个加氢站的燃料补给网络,并且 HIA 可以把压缩氢气的成本降至每公斤 2.5 美元,大大低于目前的压缩氢气零售价。

Nikola 首席执行官马克 · 拉塞尔(Mark Russell)在采访中说:“Nikola 已协助成立了一个全球行业协会,并很荣幸当选为协会的联合领导人。该协会旨在为重型卡车快速加燃料制定通过基础设施标准。协会成员包括丰田、现代和壳牌等全球领导者。此外,公司也是多个行业协会的活跃成员,包括加州氢商业协会、氢燃料协会、燃油协议联盟以及其他重卡 OEM 参与的许多其他协会。我们将一起努力,找到有效的方法,来建立全球通用的加氢基础设施,为消费者和企业客户免去兼容性烦恼和标准化问题。”

风险更大的特斯拉 2.0?

业内许多人称 Nikola 是特斯拉 2.0。对比两家公司确实存在许多共通点,如股价都令人瞠目结舌,至今从未盈利,增长速度放缓;而从外部因素来看,新冠疫情使全球经济都受到冲击,尤其是制造业。

米尔顿和马斯克都已功成名就,坐拥花不完的财富,但这些更多的归功于公司的投资资金,而不是利润。

相比于特斯拉,Nikola 的风险还更大。燃料电池的根本问题在于:加氢站不足。据估计,每个加氢站的建站成本在 1500-2000 万美元之间,如果按照 Nikola 的规划,在 2028 年之前建设 700 多个加氢站的话,成本至少 105 亿美元。想要建立这样一个完善的网络,挑战不小。

1
3